一位16年电商人的自白:买量如同割肉,行业丢失大促

618期间电商平台高峰流量价格上涨超10倍,商家卯足了劲冲刺,却没有获得预期的增长。 早期的大促就像过年:门槛低,流量大,商家稍微调低价格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整个行业低垂的果实已被摘完,未来每一寸增长都会变得愈发艰难。 再热闹的大促,也“鸡”不动躺平的消费者了

在早些年间的大促中,商家可以相对容易地盈利,然而到了当下,商家想在大促中寻求增长已经变得难上加难,有些商家甚至已经不再那么大力地投入大促活动。而这一现象可能在行业中普遍存在。一起来看看本文的故事讲述。

一位16年电商人的自白:买量如同割肉,行业丢失大促

  • 618期间电商平台高峰流量价格上涨超10倍,商家卯足了劲冲刺,却没有获得预期的增长。
  • 早期的大促就像过年:门槛低,流量大,商家稍微调低价格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 整个行业低垂的果实已被摘完,未来每一寸增长都会变得愈发艰难。

再热闹的大促,也“鸡”不动躺平的消费者了——有16年电商运营经验的商家张君(化名)对此深有感触。

今年618,他准备了300万元的推广预算,卯足了劲儿地往前冲,GMV却比去年少了近一半。在这场号称“史上投入最大”的618,这个成绩远远低于预期。

经过半个多月的厮杀,备足粮草弹药冲向战场的新老电商平台们,也悄无声息地鸣金收兵。它们没有像往年那样争相宣传战报,也没有透露GMV数据和同比增速。今年618大张旗鼓地来,静悄悄地走。

在淘宝、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多平台布局的张君告诉雪豹财经社,冲大促就像刻在电商人的基因里,总想不顾一切地搏一搏。但如今,日进斗金的梦破灭了。他们不再将大促看作撬动半年业绩的支点,不再竭尽全力奔赴战场,甚至在日益复杂和“内卷”的竞争中变得麻木和无力。

这是整个行业变化的一个缩影——低垂的果实已经被采摘殆尽,接下来,每一寸增长都会变得愈发艰难。

以下是张君的自述(经编辑整理):

一、买量如同割肉

今年618,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颇具挑战的目标:淘宝店和拼多多店的GMV和去年比增长30%,抖音增长50%。但实际结果远远逊于预期:只有抖音完成了原定的增长目标,拼多多的GMV没什么变化,淘宝的GMV比去年还少了40%左右。

像我一样对大促失望的商家数量不少,尤其是美妆品类,GMV同比下滑是普遍现象。

我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值得期待的大促:疫情后第一场全行业的大型购物节,所有平台的老大都亲自站台,每一家都是自称是“最大投入”。

5月下旬,淘宝给商家发出了几万字的内部信,对招商的时间节点、节奏、玩法、价格、物流等都做了非常详尽的要求。可以说,这是我做淘宝16年以来规则最复杂的一次。

我最直观的感受是,平台对价格非常敏感,后台所有指标、核验数据等都指向价格。比如,淘宝很看重商家的私域经营,所以后台更新了工具,同一件商品可以设置多个价格。除了会员专享价、粉丝专享价、新客专享价和老客专享价,针对不同等级的会员还可以设置不同的阶梯价格。

为了打赢这场仗,我史无前例地准备了300万元的推广费用,比去年双11还高出了近100万元,但这些钱居然没有花完。淘宝和抖音在高峰时期的流量成本比双11还要贵,即使错峰买量也如同割肉。有些商家像我一样退缩了,也有一些商家宁愿赔钱也要把货出掉。

我做的是美妆品类,产品大多是韩国代购和国货代理,利润率通常在30%左右。一些同行甚至拿出了流水的20%去做推广,但结果同样不尽如人意。

事实上,从去年双11开始,美妆大盘的增长已经见顶。往年的3月8日被默认为是美妆大促节,但今年我看到的数据,无论是淘宝还是拼多多、抖音,美妆品类的大盘增速都在放缓甚至下滑。

如今的大促,已经不是商家赚钱的战场,而是防守的阵地。如果不参加活动,原来的老用户很可能因为别人家价格便宜而流失,我不能冒这个风险。更何况,自去年年底放开以后,我们需要这样一场战斗,把大家的信心拉回来。

但面对将618视为重整旗鼓机会的品牌商家,我们这样的中小商家几乎没什么胜算。

为了清库存,无论是国货还是海外品牌,今年都卯足了劲地降价,折扣力度至少达到了35%。比如,一款国货散粉日常售价59.9元,618期间我们最低卖到49.9元,但在淘宝、京东、拼多多的百亿补贴活动中,品牌旗舰店的定价是43.9元,我们的客户自然就被吸引走了。

我经常安慰自己和团队,应该持有更审慎的态度,不能太执著于某一次大促的表现,而是要看店铺的长效价值。

但我对大促的心情确实很复杂,爱越来越少,恨越来越多。远不像刚做这一行时,我们期待电商平台大促,就像小时候期待过年一样。

二、大促曾经让暴富触手可及

2009年,淘宝举办首届双11购物节时,我和女朋友在淘宝上兼职经营一家韩代美妆小铺,对所谓的大促几乎没什么概念。

我还清楚地记得,双11那天是周三,正好轮到我值班做客服。晚饭过后我打开手机一看,居然有一百多条买家咨询。我赶忙给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连夜回复信息,几乎一宿没睡,眼看着后台成交金额不断上涨。

第二天看新闻我才知道,只有27个品牌参与了这场“5折包邮”的大促,但对中小商家来说,平台稍微涌入一些流量,就足够滋润我们了。

那天晚上,我们卖出去了1万块钱,是平时的十几倍。如果这样的成绩能够持续,按照20%的毛利计算,我们一个月就能赚6万元。

这个数字就像一颗种子,让我感受到暴富触手可及。

在那之后,我每天晚上下班后就在网上研究淘宝店铺运营,学习如何用PS设计头图、设置产品关键词、做付费推广等,每天都学到半夜12点多。2010年夏天,我们店铺的单月利润稳定在了1万元左右,我辞去工作开始全职做淘宝。

每年的双11,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就像过年一样。2010年双11,我们卖出去6万多元的货,第二年冲到了14万元,到2012年一天就卖了100万元。

2015年,我们是第一批报名双11的商家,被选中进入双11大促的主会场,还参加了聚划算、天天特价、淘金币等活动。当时我们每个月投直通车推广的预算约5万元,但为了冲销售额,仅11当天我们就花了10万块钱做推广,GMV翻了一倍多,达到500万元。

那时,双11没有现在这么复杂的营销玩法,也没有私域经营的概念,只需稍稍降价就既能保证利润又能批量出货。

我们会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双11的货品,主要是韩剧中爆火的美妆产品。尹恩惠的《想你》带火了一款爱丽小屋的樱桃唇釉,我们从韩国采购了600多支,日常只上架几十支,卖31.9元,剩下的库存全部留到大促当天,降价到29.9元,两天时间就全部卖光了。

大促前一个月,我和女朋友会准备十几个手机号,每天发上百条短信,邀请老客户在大促期间到店,光发短信的成本就要五六千块钱。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姐,一年一度的大促要来了,我们给您准备了优惠券,店里还有诸多产品打折。”虽然是营销短信,但还是有人真诚地回复,询问产品和价格。

我能感觉到,那时的消费者同样对大促充满期待。每年双11和618前,都会有消费者跑到店里问今年有哪些活动,一些老客户还会在微信群里把往年大促期间的价格贴出来,提醒我们不能比这个价格贵。

那些年,几乎每场大促都能让我们提前完成两三个月的流水,让我们在接下来半年有了底气和自信。

但那个“躺赚”的周期,最终还是过去了。

三、谁在狂欢,谁在陪跑?

对C店商家来说,真正有参与感的大促只有短短三五年。从2016年开始,很多新店和非皇冠店铺因为销量原因没有资格报名大促,只能陪跑,眼看着别人赚钱。

在我看来,近年来的大促只是大品牌和大商家的狂欢,反而成了中小商家的噩梦。

一方面,大促期间的流量成本达到了平日的10倍以上,只有大品牌才能买得起,我们即使是皇冠店铺也无力承担。

另一方面,活动越来越复杂,消费者抱怨搞不懂红包、喵币、津贴、折扣等规则,普通商家也很难玩得转。淘宝的商家后台系统每到大促前都会更新,我们一边要重新学习各种活动规则,一边要适应新的后台功能。

参加的活动越多,越容易变成亏本买卖,计算利润要精打细算到几毛几分,让我们颇为头疼。

2019年618期间,我在淘宝上卖的一款阿玛尼口红定价175元,利润6块多。但因为参加的活动太多,我每卖出去一支口红就会亏2~5块。卖了100多支后,我们匆匆下架了这款产品。

摸不清规则、缺乏专业的运营团队,让我们对大促越来越失去信心。从那以后,我们就不再积极参加各种大促活动,只参加跨店满减。

抓不住的大促,折射出了整个电商行业的变迁。门槛更低、更容易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老商家们聚在一起聊天,经常说十几年前的电商江湖,只要敢想、敢去、敢开店、敢卖东西,就能吃到红利,几乎不需要任何运营技巧和资金。我们两个人稍微把主图换个新颖的样式,客服回复稍微快点,确保客户下单了有货,店铺评分很快就起来了。店铺之间没有竞争,大家都是在摸索之中学习,各卖各的。

但如今,电商的渠道越来越多,玩法也越来越多样,早已不再是那个谁都可以分一杯羹的草莽年代。

2016年夏天,我在韩国三大免税店采购时做了第一场直播,从早上六点在门口排队一直播到深夜盘货,除了上厕所时间不直播,连吃饭都开着摄像头。采购的员工一边用韩语和商家交流,一边用中文回复买家。

我当时在青岛,看着他们在直播间里一刻不停地介绍产品,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天直播12个小时,还要保持精力充沛、妙语连珠,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但当看到其他品牌直播间都是专业设备、专业主播,一天直播近20个小时时,我清楚地意识到,直播带货已经不是我们这种小商家能摘到的果实了。

我身边被邀请做直播的商家,大多因为太累、搞不懂流量机制、效果不佳等原因放弃了。我们做了半年多,算坚持时间久的,但销售额忽高忽低,流量不稳定,最终也放弃了。

2021年,我一度想抓住抖音的红利,组建了一个5人直播团队,在抖音卖了5个多月化妆品,亏了100多万元。我也尝试过找达人分销,卖德妃的一款紫苏水,结果备的1000瓶货只卖出去不到100个,剩下的库存拿回淘宝,用了半年时间才慢慢消化掉。

货架电商出身的商家,很多有过类似的惨痛教训,成功的凤毛麟角。

行业起步时,我们站在风口上,只要认真经营店铺,至少有一半的人能赚钱。但当下,红利越来越少,门槛越来越高,可能只有1%的人才能成功。

作者:李欣彤

来源公众号:雪豹财经社(ID:xuebaocaijingshe),faster、deeper and wiser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雪豹财经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医疗器械udi 出口贸易信用保险

发布者:雪豹财经社,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saaslt.com/9257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