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革新,UP主又吞下一张大饼

在成立14周年的庆典晚会上,B站又给UP主们画了个大饼。 在B站成立14周年的庆典晚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发表了以“很高兴遇见你”为主题的演讲,在演讲过程中,陈睿还公布了诸多B站即将进行的改革措施。 这其中,B站将以“视频播放分钟数”代替“播放次数”的调

前几天在B站成立14周年的庆典晚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发表了以“很高兴遇见你”为主题的演讲,其中的B站将以“视频播放分钟数”代替“播放次数”的调整被陈睿重点提及,这一新的举措也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但这事儿其实并不是B站第一家开始做的,而且这么做的原因,其实也说得很清楚。还有更多信息,我们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B站革新,UP主又吞下一张大饼

在成立14周年的庆典晚会上,B站又给UP主们画了个大饼。

在B站成立14周年的庆典晚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发表了以“很高兴遇见你”为主题的演讲,在演讲过程中,陈睿还公布了诸多B站即将进行的改革措施。

这其中,B站将以“视频播放分钟数”代替“播放次数”的调整被陈睿重点提及,他将此举解释为“无论是流行热门的内容还是垂直的内容,甚至是小众内容,只要你的质量做得好,播放分钟数都能体现出来。”

B站外显数据的调整也在自媒体创作者中引发了热议,甚至被视作B站中长视频创作者的第二春。但仅仅这种产品层面上并不复杂的机制改动,真的能够扭转B站眼下的困境吗。

一、这事,爱奇艺早干了

事实上,取消视频内容播放次数外显并不是B站首创,此前在中长视频领域,就已经有多个平台做出过类似调整。

早在2018年,爱奇艺就曾宣布关闭全站前台播放量显示,以综合用户讨论度、互动量、多维度播放类指标的内容热度,在各端逐步代替原有播放量显示。

爱奇艺将这种改动称作“告别唯流量时代”,避免“大量优质作品因为缺乏综合客观的评价体系而被埋没”。

B站革新,UP主又吞下一张大饼

这种做法也很快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此后在2019年和2022年,优酷和腾讯视频也先后宣布取消前端播放量显示。

从底层逻辑上来看,爱优腾以热度值等形式来替代前台播放量,也是为了能够让更多优质的内容作品得到客观公正评价,进而被更多用户看见并关注,甚至能够为广告主的投放决策带来参考建议。

这种改变的初衷与如今B站的做法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但需要注意的是,爱优腾此举的优势在于有大量的版权内容作为支撑,以及每年都有自制剧及自制综艺内容作为填充,平台内容供给端稳定可控,而且优质的独家内容能给为平台持续带来新用户,甚至直接带来付费收益。

而B站仍大量仰仗UGC内容,虽然也有自制内容和购买的版权内容,但在平台内的占比不高,内容生产的主力仍由UP主供应。尽管改变外显数据将在一定程度上帮助B站筛选出有吸引力的内容,提升平台竞争力,但是能不能形成商业闭环仍有待案例检验。

根据B站的财报显示,从去年四季度开始,B站的月活数据持续下滑,今年Q1季度,B站月活为3.15亿,而在去年Q3,这一数据还保持在3.3亿。

在总体用户数量无法实现长效增长的情况下,B站试图改变站内现有的流量分配规则,实际上是在短视频用户和中长视频用户之间做加减法,对于新用户的吸引程度,只能寄希望于“社区氛围”这样并不充分的竞争力上。

二、短视频质量不如中长视频?

B站将改变前台数据显示的做法,也被不少人认为B站将重新回归到中长视频的主赛道上。陈睿也在演讲中强调:“PUGC中长视频同在过去一年同比增速仍然保持在26%以上,所以目前B站的基本盘仍然是PUGC中长视频。”

2021年,B站曾推出过短视频形式的Story Mode,但运营两年多来,所取得的效果似乎并未达到管理层的预期。一方面原生的中长视频UP主以及B站老粉们,会对于短视频内容的涌入存在排斥情绪,创作者担心分走自己的流量,老用户则担心平台原有的社区氛围会遭到稀释。

而站在全行业来看,B站的短视频产品无法自成气候,只能作为平台内容生态的补充,既难以驱动用户增长,也无法从抖快手中抢夺资源。

不过对于B站而言,其眼下所面临的竞争态势,无论是用户数据的下降,还是广告收入的减少,都应该归结于短视频平台的压力,而并非是短视频这种内容形式。

陈睿在演讲中举了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一个UP主花了半个月,精心制作了一个半个小时的视频,质量很好,但是播放量有可能和一个手机拍摄的两分钟的日常生活视频差不多。”

坦白说,这种情况在创作过程中确实存在,甚至并不鲜见,故而也很能得到创作者群体的认可和共鸣。

但同时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短视频行业近几年的蓬勃发展,用户的审美水平也在提升,倒逼短视频生态也在发生着变化,其创作成本和制作水准并不一定要比中视频创作者要低。

比如去年仅用18条视频就吸粉千万的变装博主“朱铁雄”,以及今年一周涨粉100万的三农博主“好端端的猪”,其视频制作能力和内容创意均展现出了较为出众的水平,也同样获得了数据传播和观众口碑的双丰收。

B站革新,UP主又吞下一张大饼

因此,仅仅用短视频和中长视频来区分内容质量的做法也有失偏颇,只能说在这种机制下,被筛选出的流量内容会更加契合B站原始的内容生态。

三、B站还没解决盈利问题

陈睿下决心要重整B站内容生态,一方面是来自于平台生态确实一定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另外则是由于B站迫在眉睫的盈利压力。

作为一个内容平台,B站曾是互联网圈内公认的“造梗圣地”,自由公开的讨论氛围和前卫鬼马的内容生态,诞生过诸如“雨女无瓜”、“耗子尾汁”、“破防了”等知名热梗,但是回顾近一两年来,大量互联网热梗却集中爆发在了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B站出圈的中视频内容和UP主也越来越少,最近的一条还得要追溯到一年前的《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而回顾三四年前,以半佛仙人、巫师财经、何同学等为代表的B站创作者们却经常有出圈之作。

这两点变化也许并不起眼,但对于B站这样的平台来说,则足够让人焦虑。当内容平台无法依靠内容吸引更多流量,则意味着平台赖以生存的根基出现了问题。

而另一个更加显著的问题是,B站“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但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B站的净亏损仍有6.3亿,而且总营收仅有0.3%的增长。

在开源乏力的情况下,B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节流”上,根据财报显示,B站的总运营费用和市场营销费用都在持续下降。

而另一块较为显著的成本缩减,则是减少对于UP主的补贴,这也直接导致了“UP主停更潮”的出现,虽然CEO陈睿认为这种结论是媒体的误导,但B站UP主收入缩水却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是平台还是创作者,都不可能一直为爱发电,平台营收乏力尚且会缩减开支,创作者收入减少也势必会影响内容的产出。

这样一来,实际上就陷入了一个永远不能闭环的怪圈,平台想要用更高质量的内容来维护社区流量,进而增强自己的商业变现能力,但又无法给内容的创作者提供最为直接的扶持。

不管是对外显示的是“播放次数”还是“视频播放分钟数”,大多数创作者所关心的,是这种改动所带来的流量增长,能否对冲掉内容补贴单价下滑的影响,或者带来更多的变现机会。

如果这种改变仅仅停留在数据指标上,那么这无疑将是B站对于创作者许下的又一个空头支票。

作者:牧歌,编辑:坚果

来源公众号:螺旋实验室(ID:spiral_lab),公众情绪瞭望者。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螺旋实验室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医疗器械udi 出口贸易信用保险

发布者:螺旋实验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saaslt.com/92468/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