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在“One more thing”的提示中,苹果MR眼镜——Apple Vision Pro正式发布,“Vision Pro标志着人类正式进入空间计算时代”。站在台上的库克激动地表示。 整个科技圈都在翘首以盼苹果今年的WWDC大会,作为苹果历年大秀“硬科技”的

此前“跳票”多次的苹果MR产品,终于在最近刚结束的WWDC大会上亮相了,库克甚至表示Vision Pro的出现将标志着人类进入空间计算时代。那么此次苹果MR产品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它又是否可以给XR行业甚至相关产业链带来新的活力或机会?一起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在“One more thing”的提示中,苹果MR眼镜——Apple Vision Pro正式发布,“Vision Pro标志着人类正式进入空间计算时代”。站在台上的库克激动地表示。

整个科技圈都在翘首以盼苹果今年的WWDC大会,作为苹果历年大秀“硬科技”的主战场,今年最大的悬念当然要数此前“跳票”多次的苹果MR眼镜。

16年前,乔布斯发布初代iPhone,用多点触控技术彻底颠覆了手机行业,现在人们期待的是库克究竟能不能借助苹果MR眼镜实现过往的荣光。

虽然此前根据媒体的爆料,我们对这款被称为“下一个iPhone”的复杂硬件设备已有诸多的了解——比如,它酷似滑雪镜的外观,4K虚拟现实显示器、大量的摄像头与传感器以及约3000美元的高昂定价。

等了一个半小时,除了知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的出现让人有所激动外,在一众“就这”的评论中,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苹果MR。在上述已知信息外,我们总结和整理了一些你没想到的新内容——

  • 在硬件上,Vision Pro比想象中还要更薄一些,但铝合金的整体架构也注定了它的重量依旧并不会特别轻。性能也几乎拉满,两块内置新品(R1芯片+M2芯片)、内置12个摄像头、5个传感器和6个麦克风全新定义了交互方式(只用眼睛、双手和语音就能实现)。
  • 在体验上,也有一些很有人文关怀的小设计。比如,EyeSight功能解决了过往头显在现实世界中的“孤立感”——用户在现实世界中交流时,可以实现双眼可见,而当完全沉浸时则遮蔽双眼,酷似《头号玩家》现实版。
  • 在软件系统上,VisionOS除了可以和iPad等苹果系统实现兼容外,交互主界面与iOS较为相似。同时,用户可以制作Presona(定制化身份),和其他用户实现实时对话。
  • 在内容生态上,苹果再度携手迪士尼,迪士尼强大的片库价值将极大地赋能 Vision Pro的视频场景。而在开发者生态上,开发者们则可以在Vision Pro跑Xcode、SwiftUI、RealityKit和ARKit。
  • 具体到应用场景,苹果主要介绍了办公、家居与娱乐(视频观影、游戏)等,此前所预测的健康场景并未涉及。

而外界最为关注的定价则超出此前3000美元的预期,起售价3499美元(约为25000元),相当于7个128GB版本的Meta Quest 3。

​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社交媒体上对定价的吐槽)

总的来说,看完这场发布会,你就能明白为何这款产品在此前引发苹果内部两极分化的评价:一方面,对XR行业而言,能将性能、体验与应用集成到一款硬件设备中,能做到的只有苹果;但另一方面,它距离库克理想中的“下一代空间计算平台”注定还有很长的距离。

在这场备受关注的大会外,本篇文章试图回答三个问题:

  1. 为什么苹果需要一款MR?
  2. 苹果能给沉寂已久的XR行业添一把火吗?
  3. 苹果MR将会给产业链带来什么机会?

一、苹果MR,赔本赚吆喝

从市场反应来看,大多数人对苹果MR眼镜还是表现出了担忧,比如一些意料之中的“吐槽”——定价的高昂、爆款的可能性以及这款产品未来的量产等诸多“不完美”。但需要表明的观点是:苹果当然并不指望现阶段的这款MR产品立刻成为爆款。

换句话说,在这个时候推出自己的MR产品,库克与苹果的意图并不只是想要卖货。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本身面向开发者的WWDC大会在历年就承担了苹果对外展示最新软硬件技术的重担。自2001年,乔布斯回归后,每一年的WWDC都与苹果的操作系统创新与新硬件产品有关。

在2015年,苹果推出了基于智能手表的独立操作系统Watch OS;2017年发布了全新iMac Pro、iPad Pro和HomePod;2019年,苹果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去介绍自己的显示器产品Pro Display XDR;2020年则是展现了自己在自研芯片上的实力。而在去年的WWDC大会上,苹果又讲述了自己新Carplay的故事……

可以这么说,每年的WWDC大会本就是苹果秀出硬科技,大讲创造力与生产力故事的舞台,而苹果在VR/AR领域布局已超过10年,在众多科技公司已有产品问世的当下,苹果也是时候在此刻拿出一款像模像样的终端产品了。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正如库克本人在今年WWDC大会上所说的:“Vision Pro注定是一款革命性的产品。”

除此之外,从更现实的层面来说,虽然Vision Pro定价高昂,但在此时推出新品类,能够准确定位其目标用户——开发者、设计师等一些极客,不仅能制造噱头,拉动下半年其他产品的销售,同时也能为后期苹果更低门槛的大众化XR产品做铺垫。

这一点也并不难理解。创新类产品从诞生到成熟,总要经历一个从“工具”到“玩具”的过程,早期使用者往往基于产品的小众定位,容易接受产品的高价,而随着研发的深入与供应链的稳定,消费端的反馈才能反哺生产,形成规模效应,跨越消费级产品的门槛。

中金公司就指出,今年6月发布首款MR产品,主要是鼓励内容及生态开发者进行使用及创作。而苹果或将在未来发布第二款低配版的MR产品,则是通过更低价格及丰富内容,面向C端消费群体。

而另一个不得不在今年发布MR产品的原因,可能也来自库克本人的焦虑。一方面,这种焦虑来自业绩增长。苹果最新季报呈现出的尴尬状态是,iPhone的营收增长主要来自印度等新兴市场,Mac产品的销量则大幅度下滑,苹果需要一个新品类找到增长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库克本人也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时刻,而一款XR产品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自2016年以来库克频繁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对增强现实技术的兴奋。比如,他曾强调:“(AR)就像一日三餐一样,它将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很多人生活在我们的智能手机上,iPhone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所以增强现实将变得非常大。”

言外之意是,库克与苹果一直都将XR视作是取代手机的下一代计算平台,这代表的是更先进与更硬核的生产力。

二、为什么同行们都在看苹果

在《罗永浩“行业冥灯”生效?XR进入倒春寒时间》,我们曾追踪报道了XR行业的发展,得出的结论是,从早期的技术萌芽、扎克伯格收购Oculus的沸腾到2016年时商业化未达预期的寒冬,再到这几年突破消费级门槛后在“卖的好”与“卖的差”之间的来回横跳,XR行业早已经历了完整的周期变化。

而在上一轮完整周期中,XR行业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硬件端仍有硬伤,用户基于沉浸感与轻量化的诉求,各大厂商在硬件设计上往往总是在“做减法”与“做加法”中犹豫不决,VR一体机的笨重感与续航能力一直是用户吐槽的重点,交互与体验门槛其实很高。

二是,应用生态建设的不足,由于缺乏杀手级应用与适配的场景,无法让XR产品变得如手机一样高频刚需,这也是为什么当下对VR头显最好的评价就是“一款优秀的游戏机”。

三是,降不下去的供应链成本。XR厂商此前的算盘实则是通过扩大销量均摊成本,但没有料到的是,终端购买力不足下,无法形成规模效应。根据IDC的数据,2022年全球VR/AR头戴设备出货量为880万台,同比下降了20.9%,这也是VR/AR出货量在近年的首次波动。

​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而在行业经历倒春寒之时,苹果MR成为了行业的“救命稻草”,同行们等待苹果的原因也非常好理解。

首先是,苹果在硬件研发上的沉淀,特别是在交互功能的创新上。

苹果擅长做交互设计,从初代iPhone的多点触控、从iPhone 4S开始搭载的Siri等,苹果的成功经验就是通过收购,将创新技术集成到苹果产品内,将用户体验做到最好。

这套打法在Vision Pro上得到了延续。苹果十余年的专利布局与市场收购明显是向用户交互体验方向倾斜明显。

比如,Vision Pro摆脱了物理手柄控制操作,眼动追踪和手势追踪技术的升级,都大大提升了沉浸感。而苹果MR采用的定制3P Pancake光学方案,也是进一步追求产品轻量化的结果。

虽然总是被吐槽为“挤牙膏式创新”,一位长期观察苹果产品创新的业内人士认为:“苹果对产品细节的把握显然高于其他科技企业,很多功能设计看似没用,但都具备人文关怀。”

其次是,苹果在软硬件协同上的优势,能够实现多移动终端的互通互联,借助生态优势,提升产品的使用频率。中金公司就在研报中认为,硬件生态联动是苹果区别于其他AR/VR头部厂商的一大优势,苹果生态之间的多设备联动有望为用户提供全方位交互体验。

最后是内容场景生态的更新迭代。一个是开发者生态。苹果在2017年就推出了AR开发平台ARKit,开发者可以在该平台为iPhone和iPad设备构建AR内容体验,目前ARkit也已经成为最大的AR开发平台。从发布会公布的开发者案例来看,C端的娱乐场景和B端的工业设计场景均有涉及。

​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另一方面则是场景应用的刚需,从发布会来看,苹果更希望带动XR非游戏应用的发展,让XR设备朝着一个通用化的趋势转变。这也是为什么,在发布会上,苹果着重对办公、家居等场景进行详细介绍的原因所在。

三、谁能吃到新一轮红利?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苹果MR将会给产业链带来什么机会?谁又能乘势而起?

根据此前中金公司对苹果MR产品BOM的拆分,成功进入苹果MR供应链既有我们所熟知的消费电子白马,也有一些低调的行业隐形冠军。

​两万多的苹果MR,库克又开了一个玩笑?

(图片来源:中金公司)

从成本估算来看,屏幕依旧占据大头。在屏幕方面,苹果拟采用的是索尼供货的Micro OLED(又被称为:硅基OLED),该技术能够解决现存Pancake光学模组效率低的问题,优势在于分辨率高、刷新率高、显示对比度高等,除了苹果外,Meta也大力推崇Micro OLED技术。

从Micro OLED产业链来看,上游核心设备材料被海外垄断,国内厂商的优势主要集中在中游制造和下游应用。在显示面板上,目前消费市场上的Micro OLED多为索尼供应,同时三星和LG也在扩充产能,国内京东方、视涯科技、清越科技等企业在积极布局。

其中,视涯科技的Micro OLED的产品已打入华为、高通等AR/VR厂商的供应链,而此前有供应链人士透露,视涯科技也已多次向苹果送样。

华兴源创则提供Micro OLED检测设备,大客户包括苹果、三星、索尼等,并已获批量订单。

在光机模组方面,如在瞳距调节上,苹果MR采取的是机械式可变焦技术,此款技术成熟度更高,也具备量产优势,而在一领域有着多年沉淀的公司有兆威机电。在声学模组上,歌尔股份、瑞声科技也都是熟悉的“果链”企业。

可以肯定的是,凭借着苹果的龙头效应与供应链艺术,将进一步加速产业链技术的更新迭代。但从当下的MR产业链来看,比起智能手机浪潮下苹果带动一众国内果链赚的盆满钵满,此轮苹果MR业绩的不确定性以及Micro OLED产业链的“卡脖子”,能吃到红利的可能大多是海外企业。

毫无疑问,“把MR做好”是库克本人的梦想,也是苹果下一个十年的重要KPI。Apple Vision Pro确实带来了诸多惊喜,但仅靠这一场发布会还尚不能带来过往乔布斯式的震撼,想要实现再度颠覆,库克与苹果注定还要拿出更多的新故事。

作者:山核桃

来源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我们更懂中国商业。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财经无忌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医疗器械udi 出口贸易信用保险

发布者:财经无忌,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saaslt.com/91096/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