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云计算厂商再一次打响了价格战。 6月1日,腾讯云降价政策正式生效,此前半个多月,腾讯云宣布对多款核心云产品降价,部分产品线最高降幅达40%。 不仅仅是腾讯云,4月26日,张勇在阿里云2023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进行史上最大规模降价,其中部分产品降价幅度高达50%

在近一段时间里,腾讯云、阿里云都宣布部分产品降价,而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云计算厂商再次打响了价格战。那么,云计算厂商们为什么会选择降价?在未来的云计算市场中,什么样的云厂商才会更有优势?一起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云计算厂商再一次打响了价格战。

6月1日,腾讯云降价政策正式生效,此前半个多月,腾讯云宣布对多款核心云产品降价,部分产品线最高降幅达40%。

不仅仅是腾讯云,4月26日,张勇在阿里云2023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进行史上最大规模降价,其中部分产品降价幅度高达50%。

去年一整年包括今年,“降本增效”都是互联网大厂的主旋律,互联网大厂的头号人物更是都进行了年终发言,共识要重视质量大于数量,重视利润大于规模。

针对云计算,马化腾称之前被市场份额与舆论的大势裹挟,被迫做总包拿市场份额,实际上做的都是毛亏毛损的业务。

阿里云刚刚实现盈利,又处于上市前期,盈利的持续性是一个重要指标。

此时,大厂云计算的降价特别扎眼。

那么,阿里云腾讯云为什么一边降本增效,一边降价?互联网大厂云计算的市场份额被谁吞了?未来的市场中,什么样的云厂商更有优势?

一、又打价格战了?

降价,一直是云计算领域的主旋律。

云计算企业产品价格,由两个因素决定,一个是技术发展,另一个是规模。

第一,技术进步会使云计算同样的算力的价格逐渐降低。摩尔定律决定着,同样的价格,随着时间的推移,硬件计算能力,每18月就会翻一番。

就像电发明后,刚开始只有大型企业,有钱人家才能用的起电。比如,1882年,上海公共租界开始供电。1895年,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寿,洋人送来了一个发电机,此后,该发电机专供西太后发电享用。

后来,发电成本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降低,现在只要几毛钱一度,普通大众都可以用上。

第二,云计算价格也会随着用户规模的增加,价格逐渐降低。

同样,云计算也像发电行业一样,是典型的规模经济,用电人数的增加,也降低了发电的单位成本。企业的成本包括固定成本和可变成本,生产规模扩大后,可变成本按比例增加而固定成本不增加,因此单位产品成本会降低。

比如阿里云,2013年,率先研发出飞天系统,成为国内最早拥有提供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率先实现了规模化,自2014年至今,阿里云每年降价十余次,年降幅高达30%。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这是供给侧效率提升带来的价格下降,健康、良性。也有一些价格下降,是市场竞争引起的,适度的市场竞争能激发市场活力,当然,如果以低于成本价进行竞争,就不健康了。

当下正是云计算行业增速下降的阶段,互联网云厂商降价的原因也很难排除来自竞争者的压力。

比如近几年,虽然阿里云仍然保持着行业第一,但是增速有所放缓,2021年阿里云的收入还是第2到4名的总和,到了2022年三大运营商的份额合计已是阿里云的两倍。

作为一直以来行业排名第一的阿里云,2020年之后,阿里云的收入增速开始放缓,2020年和2021年阿里云还能保持50%以上的增速,但是2022年已下降至只有24%的增速。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到了2023年第一季度,阿里云的收入又出现了2%的下降。

阿里云增速下降的同时,其国内市场份额虽然仍然是行业第一,但其他公司与阿里云的营收差距却在逐渐缩小,尤其是三大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在快速扩大。

不仅是阿里云,腾讯云的市场份额也出现了下降。腾讯在2018年披露过云业务收入后,就没再披露过相关数据,只能通过其他机构的核算,观察腾讯云的增长情况。

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下半年)跟踪》报告,腾讯云的市场份额下降了,腾讯云市场份额由 11.1% 减少至 9.9%。此前一直排名次席的腾讯云,首次跌出前三,到了第四名的位置。

根据运营商发布的2022年年报,华为云收入为453亿元排名第四,腾讯云只能排到第五。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运营商云,第二是电信天翼云2022年营收已达579亿元,同比增长108%,第三是中国移动的移动云收入为503亿元,排名第三。

那么,此前市场份额接近50%的阿里云、排行第三的腾讯云,为何会被其他公司,尤其是三大运营商的云业务追赶,差距逐渐缩小?

二、互联网大厂为何失去云计算份额?

三大运营商在云计算市场份额的扩大,可以概括为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技术路线不同;第二个原因是,运营商本身具有政企客户、渠道覆盖和数据安全等优势。

第一,技术路线方面,国内的云计算系统分为两派,一派是以阿里为代表的最早进行研发的闭源飞天系统,另一派是以华为、腾讯为代表的部分企业在开源架构Openstack基础上研发的云操作系统。

阿里的闭源云操作系统类似苹果的闭源操作系统,具有很高的稳定性,而开源的Openstack类似于手机上的安卓系统,具有更开放的生态。

中国云计算的发展,可以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06年到2018年以消费互联网主导的时期,第一阶段云计算公司比拼的是速度,谁最先研发出优秀的云计算系统,提供稳定优质的算力服务,就能率先抢占市场。

2015年到2019年,是阿里云营收增长最快的几年,营收从30亿元一路涨到400亿元。2018年,阿里云营收增速达80%,阿里云也被称为和亚马逊AWS、微软AZURE并列的国际云计算三巨头。

第二阶段是2018年之后产业互联网主导的时期。

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一方面基于Openstack为底层的操作系统,形成了相对完善的生态,华为、天翼云、腾讯等是相关代表,另一方面,无论是互联网行业内部的开放外链,还是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产业互联网都更加开放,用腾讯云与智慧事业群CEO汤道生的话来说,就是开源是产业互联网时代新的生产方式和协作模式。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所以,像采用Openstack的微软,国内的像华为、电信等都开始快速扩展市场,甚至阿里云也在通过异构的技术方式,与Openstack进行融合。

整体来看,采用Openstack开源云系统的云厂商,市场份额在逐步提升。

开源操作系统占据了更多优势,这种趋势在国际上也是成立的。

比如采用开源系统的微软,正在逐渐缩小与亚马逊云的差距。微软在应用层有着更多的应用,通过Openstack的生态,对产业互联网企业的应用需求有着反哺作用。而亚马逊的云业务更多的是基于需要更稳定环境的基础层,占据着更多的市场份额。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第二,互联网客户的上云需求逐渐趋于稳定,非互联网客户的上云需求开始释放。

三大运营商与互联网大厂相比,在发展云计算业务方面,具有更多政企客户,而且在31省市均有网点布局渠道覆盖完善,同时运营商在数据安全方面更具优势。

首先,政企客户方面,电信运营商拥有独家基础网络资源,长期为政企客户提供语音、短信、专线等服务,所以只要有信息交互、数据传送、互联网访问等需求的政企客户几乎都是电信运营商的客户。因此,电信运营商的政企客户覆盖全面、数量众多。

然后,属地化服务方面,电信运营商IDC数量多、分布广,核心节点+31省市均有布局,可为客户提供本地化服务。到2022年末,中国电信对外服务机架数将超50万架,中国移动对外可用机架数达45万架,中国联通机架数约34.5万架。

天翼云在全国各地有6万名政企客户经理、8万名客服技术人员,而移动云拥有5万名政企客户经理、11.6万名技术人员,这些客户经理和技术人员可以更好的服务政企客户。

此外,中信建投证券在一份研报中称,运营商在数据安全方面有较强优势。主要原因是运营商作为大型央企,在数据治理方面规范化程度相对较高;而且运营商业务与政企客户几乎会重叠,滥用客户数据的风险较小。

那么,运营商的崛起,主要抢了互联网大厂的哪些市场,双方的机会在哪儿?

三、云厂商的机会在哪儿?

云计算包含IaaS、PaaS和SaaS三种服务模式,IaaS是基础设施服务,包括服务器,存储等;PaaS是平台服务,主要提供在IaaS层上的应用开发的集成环境服务;而SaaS是基于IaaS和PaaS之上的软件服务。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为4053亿美元,增幅22.6%。其中SaaS占比近一半为44.8% ,市场规模为1816亿美元;PaaS占比为27%,市场规模1094亿美元;IaaS占比28.2%,市场规模为1143亿美元。

目前,因为国外云计算发展得较早、较成熟,美国的云计算模式主要是SaaS,而国内还是以IaaS为主。

现在云计算三大运营商抢占的更多的是IaaS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运营商占IaaS市场份额只有12%,到2021年市场份额已达23%。

大厂和运营商,在云计算打起来了

运营商的优势还体现在地域上,比如下沉和边缘资源,不过,IaaS层同质化严重,互联网大厂如果继续争抢也讨不了什么好。

当运营商攻入互联网大厂的传统服务模式IaaS时,互联网大厂未来的机会还来自于PaaS、SaaS、MaaS。

随着数字化转型,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需要PaaS、SaaS和MaaS等服务来支持其业务,提供更加灵活、高效和节约成本的服务。其中,PaaS可以给企业程序开发、部署和管理提供更低的开发和维护成本;SaaS服务,可以给企业提升沟通和协作的效率,从而提高企业的生产率,需要对垂类细分行业的深入见解。

主要云计算厂商都非常注重PaaS能力的建设,如阿里云实施云钉一体战略,钉钉打造aPaaS(低代码应用开发)、bPaaS(大型系统功能模块结构)、iPaaS(系统集成)等多种PaaS能力赋能客户。

比如政企客户,互联网大厂可以通过与PaaS、SaaS能力更弱的运营商合作,拿下云业务订单。正如马化腾所说,要被集成。去年11月30日,腾讯云还专注于运营商行业的品牌——腾讯云WeTele。

MaaS作为一个新的方向,意思是“模型即服务”,是一种新兴的云计算服务,是指通过云服务将数据处理和机器学习模型的功能集成到现有业务中,为企业提供智能化、自动化的解决方案。

百度在AI智能云方面具有优势。

李彦宏在“文心一言”大模型发布会上表示,大模型将带来云计算产业的大变革,新型云计算MaaS,可能是既SaaS服务之后,迎来爆发式增长的又一个新业务。

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张亚勤院士和其他业内权威人士都称,大模型或将成为下一个AI时代的“操作系统”。张亚勤还称,“移动互联时代的产业机会比PC时代至少大10倍,人工智能时代比PC时代至少大100倍”。

大变革意味着大机会,当然,也可能带来大的分化。

四、结语

2006年,Google 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搜索引擎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云计算” 的概念,到现在也不过只有17年的时间,这个新兴事物通过计算技术的不断发展,显然还处于发展初期。

就像1989年,互联网刚刚被发明的时候,只用于学术和科学研究,随着90年代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才走进千家万户,成为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

如今,云计算刚刚出现的时候也是在企业运用,目前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只是通过其他企业间接影响,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云计算将成为普遍的网络基础设施,当人工智能让普通人的创造门槛大幅降低后,每个人都能在互联网世界创作属于自己的任何作品。

像目前的绘画、电影、小说、游戏,甚至是app程序等等,目前需要一定知识和技术门槛的创造事物,未来都将会门槛大幅降低。

所以,目前云计算基础设施的发展,只是开端,各大厂之间的优势,也存在着更多的变数。

参考资料:

[1]《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下半年)跟踪》 IDC

[2]《运营商云计算业务高速增长》 中信建投证券

[3]《Openstack与阿里云的混合之路》 51CTO博客

[4]《华为云宋哲炫:开源不适合做公有云是伪命题》 雷锋网

[5]《王坚:100年后,可能留在火星很容易、留在地球很难》 凤凰卫视

[6]《5月AI云计算:关注国内外龙头战略》 华泰证券

作者:武占国;编辑:贾乐乐

来源公众号:市值榜(ID:shizhibang2021),资本与商业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市值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医疗器械udi 出口贸易信用保险

发布者:市值榜,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saaslt.com/90758/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